2009年7月

凌晨了,本来说要睡觉,结果躺下心里不踏实,感觉要说点什么,幸好,今天有电脑,好记性不如烂笔头,有时候明明记得很清楚,但两天过后,或许忘的一干二净了,加上懒惰已经严重侵蚀了偶的行动,所以,索性还是爬起来留下点记录吧。

晚上的时间和丹说了一些关于如何处理婆媳之间关系的事情,其实自己知道昨天的事情,早晚都会那么冲突一次,直接或者间接,因为从最近的一些事情上可以看到,这种矛盾冲突很容易被激发出来,稍有不如意,或许就爆发了。只是我一直理不顺,这中间的事情到底应该说是怪谁,结果想破了头,得出的结论是,我!很奇怪。但我又感觉,我已经很努力的去做好我这个中立人外加调解人应该做的事情了,但还是这个样子了,为什么呢?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一个人躺在床上很无聊,出差在外面很没劲,很懒,没有说到了一个地方出去转转的习惯,就只好自己在宾馆看着无聊的电视,看着无聊的选秀了。
市局还算挺配合,什么弄的都挺好,工作安排上一切都顺利,本以为会麻烦很多,看来又多率了。不出意外,下礼拜就完了,结束,添工作表,就回去了,哎,不爽,跑的人好乏,明天有时间去订回去得票吧,别到时候没有了。


- 阅读剩余部分 -